新浪新闻客户端

逃离ISIS的魔爪 这些女性却陷入另一个魔窟

逃离ISIS的魔爪 这些女性却陷入另一个魔窟
2019年07月04日 09:43 成都商报

  原标题:逃离ISIS的魔爪,这些女性却陷入另一个魔窟

人口贩运网络经常就在人们的眼皮底下运作,利用出租车司机等人作为中介人,来发现弱势女性。图据CNN新闻  人口贩运网络经常就在人们的眼皮底下运作,利用出租车司机等人作为中介人,来发现弱势女性。图据CNN新闻

  纳迪亚出生在伊拉克北部的辛贾尔镇,2014年,她的家乡被极端武装组织ISIS占领。与其他数千名沦为性奴的伊拉克雅兹迪族女性一样,她同样遭到了ISIS的围捕。

  幸运的是,纳迪亚最终逃脱了ISIS的魔爪,逃到了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一个临时难民营。那时,她以为自己即将迎接崭新的美好人生,不料却沦为了巴格达地下性交易网络的囚徒。7月3日,在CNN的报道中,纳迪亚用不断颤抖的声音描述了自己那段曲折痛苦的历程。

  随着ISIS在伊拉克的被瓦解,纳迪亚的故事似乎不再是孤例。这个极端组织的落败,却在无意间让另一个恶魔崛起,那就是人口贩卖网络,这个网络靠着那些流离失所的人和绝望的人发迹。 

  逃离ISIS围捕 却被当作性奴隶卖掉

  在逃离ISIS的路上,纳迪亚遇到了一名男子,他称,自己正在协调为其他雅兹迪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。渐渐地,纳迪亚开始将他当作值得信任的朋友。

纳迪亚用不断颤抖的声音描述了自己那段曲折痛苦的历程 截图自CNN新闻纳迪亚用不断颤抖的声音描述了自己那段曲折痛苦的历程 截图自CNN新闻

  受到这名男子他谈话的鼓舞,以及想要帮助其他女性的冲动下,纳迪亚开始在难民营组织示威,要求释放雅兹迪妇女。很快,她收到了一封来自非政府组织的信,支持她向外国使馆申请庇护。纳迪亚向这位朋友求助,请他帮助自己前往巴格达。对方欣然同意,并表示自己认识伊拉克议会的一个人,可以带纳迪亚去见他。

  然而,在去巴格达的路上,纳迪亚感到有些不对劲。她告诉CNN,一路上这名男子不停地在打电话发信息。当自己提出“带我回去,我想回去”时,他解释道是关于自己从费卢杰解救出来的一群雅兹迪女孩的事,这群女孩正在巴格达等着他们。

  “他知道我的弱点,当我听说一些雅兹迪女孩获得自由时,我很高兴。他说服了我继续行程,”纳迪亚说道。 

  当他们抵达巴格达一个因贩毒团伙而臭名昭著的破旧街区时,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。纳迪亚被带到了“国会议员”面前,然后那位老人对她说:“现在开始,你是我的人了。”而他的真实身份是一个性交易团伙的头目。

  纳迪亚被惊呆了,自己一直信任的那个朋友,把她当作性奴隶卖掉了。“我开始反抗……不停击打他们,然后他们狠狠地打了我一顿,”她回忆道。然后,自己被注射了一针镇静剂,逐渐失去了知觉。 

巴格达破旧街区 图据CNN新闻巴格达破旧街区 图据CNN新闻

  当再次醒来时,纳迪亚发现自己赤裸着身子,被空瓶子和脏盘子包围着。她因为被多名男子强奸而感到痛苦不堪。她说,从那些人留下的烂摊子来看,可能多达10人。“我失去了自己的人生,就这么彻底毁了,”她说。“接下来的三个月,他们一直这样折磨我,每一天。”

  纳迪亚也曾试着逃跑,但每次都被抓回去毒打一顿。有一次,他们打得太狠,导致她内出血,被送往医院治疗。她亲耳听到医生们商量着如何挽救自己的器官。在病房里,犯罪团伙的头目就坐在她床边,抚摸着她的头发,称她是自己的女儿。他告诉医务人员,她有精神病,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。 

  出院后,另一名女性被派来照看她,纳迪亚一直恳求那个女人放了自己。然而,那个女人突然笑了起来,她撩起衬衫,露出了腹部的伤疤,告诉纳迪亚自己的一个肾被偷了:“他们就是这样对我的。我有两个小孩,全都被他们卖了。”

  然后,她说道:“你会像我一样,被迫和他们呆在一起,习惯这一切,这一切都正发生在你身上。”

  被残忍地虐待几个月后,纳迪亚绝望地认为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,就在这时,她获救了。她说,她不确定是谁救了她,但他们把她带到一家雅兹迪人经营的酒店,最终她与家人重新取得了联系。

  如今,纳迪亚说,自己想要正义。“我要与之抗争,”她告诉CNN。“我要用我仅剩的一口气为所有人发声,这样,悲剧就不会再在别人身上重演。” 

  光天化日之下的人口贩卖活动

  在伊拉克,有一些人试图冒着风险为纳迪亚她们提供帮助。但为了保护员工安全,当地的反人口贩运的非政府组织,不得不将自己伪装成别的单位秘密运作。 

  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告诉CNN,他们十分害怕成为犯罪团伙的目标,这些团伙和民兵组织通常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活动。他们的人口贩运网络经常就在人们的眼皮底下运作,利用出租车司机等人作为中介人,来发现弱势女性。阿拉姆,正是另外一名典型的受害者。 

阿拉姆在遮住脸部的黑色长袍下不停颤抖着,当她描述自己是如何成为巴格达人贩的猎物。图据CNN新闻  阿拉姆在遮住脸部的黑色长袍下不停颤抖着,当她描述自己是如何成为巴格达人贩的猎物。图据CNN新闻

  坐在一张塑料椅子上,阿拉姆在遮住脸部的黑色长袍下不停颤抖着,当她描述自己是如何成为巴格达人贩的猎物时,她的双手在黑色布料下一直不安地绞动着。 

  “一切都因我的哥哥而开始,”阿拉姆说。2014年,阿拉姆的哥哥在家乡迪亚拉加入了ISIS,很快,他就晋升为埃米尔(酋长)。他把阿拉姆嫁给了一名ISIS武装分子,但几个月后,其丈夫被拘留了,阿拉姆只好搬回去和哥哥住在一起。 

  阿拉姆说,哥哥在为ISIS效力期间变得更加激进和残忍,他会殴打自己和其他姐妹,把她囚禁在房间,不准进食。最终,一位表亲帮助她逃离了家乡。然而,初到巴格达的阿拉姆发现自己孤立无援。“我在街上走着走着,就迷路了。巴格达是一个拥挤的大城市,”她说道。“然后,我坐上了一辆出租车,司机问我要去哪里,我说我不知道。” 

在巴格达街头,迷茫的阿拉姆坐上了一辆出租车。截图自CNN新闻在巴格达街头,迷茫的阿拉姆坐上了一辆出租车。截图自CNN新闻

  迷茫害怕之中,阿拉姆向司机倾诉了自己故事。后者对她表示了同情,随后主动表示愿意提供帮助。“我以为救世主来了。这世界上终于有美好的事情了。”阿拉姆回忆说。但不久后,阿拉姆被带到了一家赌场,随后又立即被卖去了妓院。“他把我交给了一个女人,她又带我到了一所房子里,”阿拉姆说。“然后,我意识到那里的女孩都是妓女。” 

  阿拉姆说,她不断恳求想要离开妓院,但等来的是一顿暴打,她的手机也被打碎了,随后,自己又被卖给了另一家妓院。在抓住机会逃跑前,阿拉姆已经在妓院里被困了好几个月。 

  “我的未来会怎样?”在对话的结尾,阿拉姆默默垂下了头,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。在童年,她对未来的幸福生活有着无限的憧憬,一个爱她的丈夫、一个美满的家庭,然而,这些梦想先是被ISIS的魔爪夺走了,随后,又被那些利用她弱点的人贩子击碎。 

  “现在的我,无法结婚,无法拥有自己的家庭,谁会愿意和像我这样的人在一起?”她在不断地啜泣中问道。“我究竟犯了什么罪,做错了什么事,而要受到这样的惩罚?” 

  无果而终的人口贩卖案件 

  如今,在伊拉克,由于像阿拉姆这样的弱势群体数量庞大,人口贩卖网络仍在不断膨胀扩展,它们的触角正延伸至伊拉克全国各地。 但目前很难统计究竟有多少女性与纳迪亚、阿拉姆有着相同的遭遇。但据CNN报道,从很多方面来看,人口贩卖活动在伊拉克各地的难民营以及巴格达等城市变得猖獗,在这些城市,现代奴隶制和强迫卖淫网络正在发展扩大。

  总部位于库尔德斯坦的非营利组织SEED报道称,这些人贩子通常向来自库尔德斯坦的难民承诺,会重新安置他们,随后却把他们带到巴格达、巴士拉和伊拉克南部其他城市的酒店和妓院。

  “当你环顾四周时,到处都有受害者,”坐在底格里斯河岸边长椅上的阿里·巴亚蒂博士说道。巴亚蒂博士是伊拉克人权高级委员会的一员,他的工作就是打击人口贩运。作为一个独立机构,这个委员会的任务是收集信息、调查案件并将其提交法庭,但巴亚蒂表示,这些工作缺乏有效的资金和权力。 

  纳迪亚的案件是该委员正在支持的众多案件之一。然而,纳迪亚说,无论是在库尔德斯坦,还是在巴格达,自己的案子正悄然无息被掩埋于尘土之下,无果而终。 

  巴亚蒂称,就他所知,2018年伊拉克各地报告了大约150起性交易案件。然而,他说,只有4-5名妇女最终被安置在了政府的避难所。有426人因涉嫌参与人口贩运犯罪而被拘留,只有53人被送进监狱。 

  当然,这些数据并不能反映伊拉克人口贩运网络的真实规模。对惩罚和耻辱的恐惧,以及对政府和司法程序缺乏信心,让受害者及相关工作人员选择保持沉默。巴亚蒂指出:“当你进行调查时,你就会发现一些官员也参与其中。不管是高级官员还是低级官员,揭露所有事实显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。”

  红星新闻记者 徐缓 编译自CNN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巴格达伊拉克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9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